闺阁翰墨自馨香
分享到:

p2_b.jpg

p1_b (8).jpg

p3_b.jpg

       记者 郑丽敏

  业余时光,在象山县图书馆工作的贺月华就会拿起针线,开启自己奇妙的刺绣之旅。她在小小的绣布上,勾勒心灵手巧的画卷。阴霾时,绣一片春意盎然;炎热时,织一幅小桥流水;寒冷时,绣一片阳光暖暖;孤独时,织一笺心语温婉。一针一线的绕指柔,让手工艺品自带美好和温度,那些小小的手包、香包、茶杯垫……虽不是名牌,却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裁缝世家的美丽传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业余爱好,或书画,或运动,或下厨,或旅游,贺月华的业余爱好与众不同,她喜欢刺绣,而且在这个十分小众的爱好里,越“陷”越深,越走越远,已经是业内颇有名气的“月华老师”。

  “我对针线的感情是从小就有的,从我爷爷那辈起,我家就是裁缝。”贺月华说。过去,裁缝凭的都是手上功夫。小时候,她目睹爸爸做裁缝,对爸爸“百宝箱”里的工具很熟悉,布尺、划粉笔、大剪刀、角尺、针线包……缝制中山装是爸爸的看家本领,领正、肩挺、包齐、扣匀,来找他做衣服的人很多。

  贺月华没有继承爷爷和爸爸的裁缝手艺,她靠读书改变了自己的命运,1994年,她幼师毕业,捧上了“铁饭碗”。201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贺月华接触到了“非遗”文化中的刺绣,没想到就特别投缘,竟和刺绣“一见钟情”,从此,她拾起了针线包,像当年的爷爷和爸爸一样,跟针线打起了交道,所不同的是,她干的针线活比爷爷和爸爸更加富有艺术性和创造性,而且她刺绣不是为了谋生,只是她的业余爱好,仅仅是因为喜欢。

  刺绣是中国民间古老的传统手工艺。据《尚书》记载,远在4000多年前的章服制度,就规定“衣画而裳绣”。自汉以来,刺绣逐渐成为闺中绝艺,是每个女子必备的功课。女子在绣房一针一线,织就着属于自己的岁月年华,万千情思都藏在那细细的绣线上。十指春风,妙手可得,以布为纸,以线当墨,以针做笔,绣一场美丽邂逅,绣一场烟雨纷纷。刺绣,有“闺阁翰墨”的美誉。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如今的刺绣已经形成了集时尚与中国风为一体的艺术新形式了。只不过,现在拿起针线来练习刺绣的人,越来越少了。

  喜欢美的事物,是人的天性。而创造美,需要付出努力。贺月华从小就喜欢美术,在上幼师时,还学过三年美术,奠定了她刺绣的美术功底。自从上过一次刺绣公益课后,贺月华就开始深深爱上了这门古老又时尚的手艺,她向象山的刺绣老师学习,还特意跑到宁海拜师学艺,后来一发不可收拾,曾远赴苏州参加全国刺绣高级研修班。但不管跟谁学习,只能学到一些绣法,至于每一幅作品的创作,都是需要靠自己的。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身”,每一天晚上,贺月华静静地坐在灯下,构思图案,琢磨配色,穿针引线,往往一干就是几个小时,乐在其中。到了周末,她就一头扎进自己的“绣房”里,可以一整天不出来。

  制作一个小小的绣品,颇费心思。首先是淘各种各样的原材料,再是精心地刺绣,刺绣完成后,还要把绣品制作成日常用品或者艺术摆件。比如做一个小包,必须有高超的缝制水平,若针脚不平整、不匀称,那整体的效果就难看了。这方面,贺月华颇有些天赋,小时候虽然没有跟爸爸学过裁缝,但也许是见多了,她一上手,缝制的针脚就细密整齐,做过多年裁缝的老爸戴上老花镜,把她缝制的小包拿到灯光下,反反复复、仔仔细细、里里外外地检阅,竟然也没有挑出毛病来。

  “其实努力大于天赋,这是一个细致活,需要十分仔细、认真地去做,我为了做好这点针线活,每一针都下了功夫,自己看着不满意的作品,都毫不犹豫推倒重来,一定要达到自己满意为止。”贺月华说。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针刺到了自己的手指上,把手指刺得鲜血直流,甚至染红了整个作品,但她从没有因此而放弃过。

  一针一线的匠心独运

  刺绣的工艺要求是:顺,齐,平,匀,洁。顺是指直线挺直,曲线圆顺;齐是指针迹整齐,边缘无参差现象;平是指手势准确,绣面平服,丝缕不歪斜;匀是指针距一致,不露底,不重叠;洁是指绣面光洁,无墨迹等污渍。但这些只不过是刺绣的基本功,刺绣不是简单的穿针引线,更是贺月华情感的表达,思想的体现,每一针都演绎出自己独有的风情。针线来回之间,美丽的图案渐渐成型,每一朵花、每一片叶子都仿佛有了生命,静静绽放着自己的芳姿。银针穿梭,丝线往来,指尖的力量很轻,却一丝一缕尽展绰约风姿。

  刺绣一个小件,往往需要2个半小时,而制作一个小包,也需要1小时,如制作一个大包,则需要3个小时以上。有时,为了创作一个图案,光画图,就花去了4个小时。贺月华不喜欢重复做绣品,她喜欢创新,喜欢挑战自己,她的每一件作品都是不相同的,每一件都是她的唯一。哪怕是在裁剪时,同一块布,也要被她裁出不同的风景。“我首先会对着一块布构思,剪刀就是我手中的画笔,我会顺着这块布的花纹剪,让一朵完整的花自然开放在精致的小钱包上,这也算匠心独运吧。”贺月华说。

  天天做绣品,到底卖不卖?贺月华内心充满矛盾。记得自己第一次卖作品,是一个口金包,那是自己的“处女作”。因为是“处女作”,颇有“敝帚自珍”的感觉。当时,这个作品被刺绣师傅带到展销会上展览,这是贺月华的作品第一次亮相于展销会,她很开心。她反复对师傅说:“我这个作品不卖的,展销结束了我要拿回去的。”可是,展销的第一天,就有人看中了这个口金包,想要买走。师傅打电话问贺月华:“今天我把你的作品留住了,要是明天还有人想买,卖不卖?”当时,贺月华矛盾极了,一方面,她因为自己的作品有人喜欢而十分高兴;另一方面,她又舍不得卖这个作品,因为制作过程中自己付出的心血不是用钱能够衡量的。见贺月华犹豫不决,师傅就替她做了决定:“要是明天有人坚持要买,我就帮你卖了,就这么说定了。”那个小小的作品,卖了35元钱,贺月华很感激赏识她作品的人,这也成了她继续创作的动力。

  3年来,贺月华创作了很多的绣品,她在创作的时候,从没有想过这件作品是要卖的、能够卖多少钱,她心中唯一所想的是:怎么样赋予作品灵气,让它成为自己心目中的样子。她只想把自己创作的作品,一件一件保存起来,留着自己细细欣赏、细细品鉴。

  慢下来享受宁静生活

  自从爱上了刺绣,贺月华的业余时间几乎都花在这上头,大部分的业余时间,她都绣房独坐,却没有想到,这种近乎“闭关”的生活,却让她有了越来越多的朋友。

  每次把自己刚完成的作品拍照亮相,都会有很多朋友给她点赞,给她加油,大家的肯定,给了贺月华很大的鼓励。有时,贺月华看到朋友对她的作品爱不释手,只好“忍痛割爱”,她希望这件赠送出去的作品,能给朋友带来美好的心情。一些朋友特别喜欢她的作品,只要听说展销会有贺月华的绣品,就会早早赶到会展现场,抢购她的绣品。也有一些“铁粉”,会提前预定贺月华的作品,作为赠送贵宾的伴手礼。有生日定制的,有买去送给外宾的,也有半夜来她家购买的。每售出一件作品,贺月华内心都是充满依依惜别之情,因为她的绣房里没有第二件同样的作品,卖掉了,就没有了。

  很多朋友看到她的作品,很羡慕,希望贺月华能教自己如何刺绣。贺月华就抽出宝贵的“空闲”时间,一次一次上公益课,教会一批“新绣娘”制作一些简单的小玩意儿。她的每一期公益课都很受欢迎,大家亲切地称她为“月华老师”。

  贺月华说:“刺绣是一种忘我的状态,那种感觉特别舒服,心态平和时创作出来的作品更有灵性,更有韵味儿。”那些独坐绣房的时光,像一个个柔软的梦,她时而轻皱眉头,时而展颜一笑,时而神思游离,就仿佛这指尖上的针线,或轻盈,或灵秀,或飞扬,或静默,指尖的岁月慢慢溜走,布上的风景缓缓呈现。披一袭素衣,用一针细线,泼洒出时光清幽的韵致,流泻了蔓延的芳菲。在最美好的时光里,遇见最美好的自己,风吹来的时候,素衣漾起,蓦然回头,刺绣上的精灵,正嫣然,翩跹!

中国梦·我的梦

只要共同努力 人人都有出彩的机会

贺月华:岁月就是一块没有尽头的大绣布,我们都在这块绣布上绣着自己的人生,不论成败得失,只要努力过,只要付出过,生活就没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