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身自好须“三慎”而行
分享到:

□ 东山

    日前,我县个别参与赌博、“一桌餐”、违规参股分红、接受管理服务对象财物和宴请、公车私养等违纪公职人员接连受处分,令人警醒。然细究其中的桩桩件件,所涉者无不因欠“慎”而致违纪违规,却也值得人深省。

    慎,乃小心,谨也。人在很多事情、问题和关口上,都得讲究谨慎,说话也好,办事也罢,不谨慎小心则易出差错,甚至出乱子。一个懂得“慎”的人,或许并非“完人”;但是一个不懂“慎”的人,却必定是“瑕人”。那么,该如何做到慎之又慎呢?

    首先是慎初防微。慎初,顾名思义,就是戒慎于事情发生之初,把住“第一次”,筑牢“第一道防线”,扼住苗头。唐代陆贽言:“夫小者大之渐,微者著之萌,故君子慎初,圣人存戒。”“第一次”既是缺口,也是关口,一旦被打开或被突破,便会一泻千里,之后会变得麻木和无所谓。俗话讲“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可见“当初”对现在及将来的影响。“堤溃蚁孔,气泄针芒”,任何情事都是由小到大,由浅入深,由量变到质变的。初始往往是微小不起眼的,或是不足为奇、微不足道的,因此慎初往往意味着防微。防微,也就是小事不小觑,小恶而不为,慎小事,拘细节,一餐饭、一条烟、一张卡,貌似小节,却会“温水煮青蛙”,铢积寸累毁了大节。不虑于微,始贻大患;不矜细行,终累大德。

    其次是慎独谨行。即一个人独处时也能操行自守,谨慎自律,行所当行,止所当止,通俗之意为台上台下一个样、人前人后一个样、有无监督一个样。东汉杨震去东莱上任太守时,故人王密夜怀十金来见并说:“此时夜暮无知者。”杨震坚决回绝道:“此事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杨震“暮夜却金”,诠释了“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之精义,以慎独成为自律的典范。慎独就是时常自重、自省、自警、自励,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经得起诱惑,检验的是一个人的修养,考验的是一个人的定力和意志力,慎独以存志,志高方长远,长远方成事。

    再是慎终如始。慎初者不一定就能善终。《诗经》有言:“靡不有初,鲜克有终。”《道德经》也有言:“慎终如始,则无败事。”俗话也讲,一日得失看黄昏,一生成败看晚节。人往往在接近目标时会“马失前蹄”,快要成功之际也往往是最危险之时。人在得意时、即将功成时或临近“降落”时,便会少了那“一股子气呀、劲啊”,容易思想“抛锚”、心理麻痹、行为“跑偏”,结果倒在成功前面的“一米线”上、栽在“最后一公里”处,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若不想功败垂成,就应不忘初心、敦行致远,锲而不舍、久久为功,关键就在于能否一以贯之、一如既往地坚持,慎终如始、从一而终。

    一个人在修身处世中要想洁身自好,须谨记慎初、慎独、慎终,时时慎以清醒,处处慎以清白,事事慎以清正,从而护得自身驻守清本、安得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