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家
分享到:

      知秋 

  巷口,暮色渐暗

  猫趴在石阶上,

  藤蔓保持着延伸的高度

  我将外套搁置在竹椅上

  木匠,是我兄弟

  他有锋利的斧子,

  永远欠我一杯酒

  我坐拥高过檐角的大风,

  永远欠他一轮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