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石兮水有澜 风轻轻兮大坑村
分享到:

休闲象山2020073012.JPG

特约记者 陈斌国 文/摄 


    西周镇大坑村位于城区东山麓,背依太平山,西濒大长溪。该村原名东汀,取嵩溪东面大坑滩之意,后俗称大坑。

    大坑村两山夹峙,坐东朝西,呈V字型。V尖为太平山岭。岭峧有座古刹白云庵,岭坑由东往西下流,绕弯穿村,注入嵩溪。太平山岭建有水泥山道,宽1米多。盛夏中午,骄阳如火,而山道两旁树木参天,荫翳蔽日,似走进一条清凉甬道,不觉闷热。透过林隙,路下有座山涧水库,绿水盈盈,湖光山色,如一面小镜子镶嵌在山坳。

    水库上方有座小亭子,六柱椎顶,龙檐翘尖,亭联醒目:“奋揽白云凌皓月,勇游碧水唤花龙。”凉亭建在溪边一块平坦岩石上。

    山有石兮水有澜,风轻轻兮云婉婉。坐亭观溪,溪床裸露,乱石堆积,清流潺潺。这段石溪长约百米,泓泓小潭,道道小瀑,如珍珠串联,小巧俊秀,别有韵味。

    山道向上蜿蜒,时直时弯,时陡时缓。山腰见到双涌亭,站亭仰望,主峰太平岗近在眼前,如巨人矗立,高耸入云。该山海拔313米,因山顶平坦而得名。太平岗往北下延,在大坑村西北角、嵩溪东岸张开两翼,似凤凰展翅,故名凤凰山。当地人称这组起伏山脉为蛇山(花龙山),与城区西首龟山遥相对峙,形成蛇龟锁钥的壮观态势。

    太平岗原名大平岗,曾流传一则神秘而惊险故事。清咸丰间,太平军作乱攻占西周,烧杀抢劫百姓恐慌。一次大坑有人得罪太平军,首领恼怒发兵扫荡。得到消息,村民扶老携幼避进山上白云庵。太平军见村里无人,当即上山追寻。那时山高林密,坑路崎岖,太平军爬到今双涌亭位置,已是气喘吁吁。忽然山上倾泻漫天大雾,越罩越浓。山岚声声,身旁模糊,似潜伏着千军万马。将士们心生胆怯,不敢前行,遂悻悻下撤,大坑人幸运躲过一场屠村劫难。村民深信山神显灵,菩萨保佑,遂将此山改叫太平山,既指太平军,又指保太平。

     走过双涌亭,又见忠南亭。据说沿岭三亭都是乡贤捐建的。该亭上方有口岩泉井,井旁放着洗手盆,安放不锈钢架,架上挂着几只水瓢,原都是爱心登山者带来的。掀开圆井盖,水不深见到底,舀上半瓢泯泯,凉爽甘甜,沁人心脾。“太平山水源长,水质好。”

    山下有两口老井,碧水充盈,大旱不干涸,可供全村饮用。岭头庵边也有两口岩泉,日夜汩汩水色清冽。太平山岭长约1公里,现成西周人健身锻炼好去处,庵前建有健身公园。每天清晨,登山者背着水壶来,盛满泉水去,拿回家烧开水、煮饭菜,誉称为“仙水”。

    登上岭峧,平坦开阔,沿路生长着几十棵大樟树,绿树掩映黄墙黛瓦。白云庵坐落北边平坡,四合院朝正东,中建大雄殿,左连玉皇殿,前见天王殿,新殿伴旧院,深山藏古寺。古代西周文人游览太平山后,写下这样的诗句:“云霞时出岫,风月日争夸”“白云闻樵唱,清晨听鸟鸣”。碑刻记载,该庵始建于明末清初,已近400年历史。

    白云庵曾是大坑人救命庵,也是生产生活基地。庵两边有大坑村山林近千亩,过去开辟栽种毛竹四五百亩,茶叶120亩。近十几年扩建庵殿,户户捐款,人人出力。山高路陡,材料难运,大件木头、水泥、钢筋由骡马驮运,小件瓦片、砖头、杂物由人工背挑,甚至上山进香的老太太,也不忘捎带几只砖头、几张瓦片。

    太平山不仅是幽静灵秀的养生之所,也是慎重追远的神圣之地。白云庵东首建有大坑人祖师堂、敬祖碑和先祖迁建坟墓。碑文介绍,郑氏先人郑昂为北宋福建刺史,娶皇帝侄女为夫人,封为郡马爷。传到19代分郑潮、郑淮、郑汉3支,郑潮居鄞邑章村,郑淮迁西洲(西周)凤凰山脚,郑汉住东搬山南麓东仓。郑淮一支先居凤凰山脚,转迁南首东汀,前十几代人丁不旺,到了明万历,郑氏出现7兄弟,分7房,大房郑贤一、二房郑贤二、三房郑贤三留东汀,大房后裔分住近旁白月岙,四房郑贤四住南邻土桥,五房郑贤十七、六房郑贤八西迁到下沈田岙和直岙,七房郑贤十搬到儒雅洋西岙郑。

    “郑氏七房”散枝开杈,子孙繁盛,勤劳勤学,人才辈出,成为当地一大望族。正如太平山岭祖师堂对联所赞:“承祖宗一脉真传是贤是孝,教子孙二行正路惟读惟耕”。西邻上谢有位文友曾赋诗赞叹东汀:“羡有烟村密,楼台隐薛萝”“居邻有仁里,相益洽情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