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是 一座博物馆
分享到:

       张利良 

  走进

  汉字铺地的甬道

  冰块一样厚重、彻冷

  搭建的门楼

  我觉得自己

  也是一座博物馆

  幼年的一声啼哭,就放在

  已经风化的摇篮旁

  母亲干瘪的乳头

  还挂在那根生锈的肋骨上

  如果我能够长大

  丢在屋角的破尿布

  一定写着我的名字

  假如我还有爱情

  一束枯萎的野花,就插在

  青春期打碎裂纹的陶罐里

  ——除了这些

  我的一生

  还有什么可以收藏进博物馆

  是早年被刀斧砍伤后

  缝在青花布上的一块疤痕

  还是现在衰老后

  被命运击打脊背

  吐出的一声咳嗽

  ——无论如何,我也希望

  有人进来参观

  即使走错门洞的一缕北风

  也能带走我遮蒙一生的灰尘

  露出我一无所有

  坦坦荡荡的屋宇

  故乡的山

  陈和李 

  我沉默无言

  比我更沉默的是故乡的山

  群山之上

  孤独的鹰寻找丢失的快乐

  裸露的岩石是我内心的倔强

  云雾缭绕

  像你多年前神秘的微笑

  最初的雨滴写满了危险的欲望

  还有谁像山一样

  守望着所有的悲欢

  我唯一的可能

  就是取出身体里的骨头

  把它埋在向阳的山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