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从未缺席
分享到:

  沈敏 

  看到一个个白胖的婴儿依偎在他们妈妈怀里,总忍不住会多看几眼,然后想起女儿的小时候。

  怀上她是在冬天,一贯以来怕冷的我却因为小生命的到来不再畏寒,找出本很厚的本子从此开始跟她说话。每天生活中发生的事情,自己的喜怒哀乐都会跟那个未曾谋面的她倾述,也开始定婴儿画报,把画报中每个故事绘声绘色描述给她听,我固执地相信她会听懂,摸摸肚子中未知的她,总会浮现她安静聆听的场景。

  “婴儿在出生前和云朵、天空玩耍,他们与神仙、天使、精灵住在一起,他们的世界平和恬静,到时机成熟时,决定由哪位妈妈生下自己,然后穿过隧道、通过天梯,投胎到妈妈的肚子里,父母是孩子选择的”在日本作家的书里看到这段话,粗看带有童话色彩,细想确实万物皆有因缘,所有的巧合都是有意选择帮你还愿的,没有理由不去珍惜。

  历经漫长的阵痛,女儿比预产期提早一周来到人间,十月的天空瓦蓝瓦蓝,她就像天上突然掉下的那朵云彩,小摇篮里没有舒展的眉眼和粉红的小拳头看上去是那么神奇,从这天起,她就这样跟我相互陪伴,她漆黑的眸子像天上最亮的星星闪着纯洁的光泽,总是让我看她千遍而不厌倦。月子里朋友千里迢迢来看我,小家伙正好“做了坏事”手舞足蹈在哇哇大哭,慌忙不迭地给她擦洗换上干净的衣裤,看到我初为人母的手忙脚乱,她笑着祝福亲了亲孩子起身告别,带着一路的风尘回家,小生命带给我从未体会到的新奇也给我留下些许遗憾。

  休假结束后,找了一个阿姨带她,这是第一次尝到她离开我身边。在单位一整个白天魂不守舍地想着,脑袋里净是她无邪咯咯咯的清脆。下班后三步并作两步赶赴阿姨家,听到呼唤她的小名,原本在玩的她很快转身,张开双手迫不及待地扑到我怀里,接着将白胖的圆脸蛋贴在我脸上来回不停摩擦,“妈、阿妈、妈妈妈妈妈妈”含糊不清地稚嫩发声,很快肩膀湿漉漉都是口水的痕迹,这些都让我看到一个孩子内心世界逐渐构建,并能通过动作毫无掩饰地表达,于是忍不住激动。她一天天长大,快速的成长让我措手不及。

  日记凌乱的语句记录着她奇妙的变化,抱着她去部队,她看到每个穿迷彩的一律叫爸爸,还主动要求抱抱,战友将烧熟的鱼放在小碟喂小猫咪,她扭动着身躯执意从怀抱里落地,手脚并用迅速爬到小碟旁,也像小猫一样伸出舌头舔一舔、尝一尝,真实的天性逗得战友们前俯后仰。营房隔壁是老百姓的猪圈,她手指指围墙明确地表示要看喏喏猪,猪圈的臊臭味刺鼻地让人几乎窒息,她却拍着小手感到高兴,一眼不眨盯着母猪跟猪仔嬉戏。 

  后来她从蹒跚学步到上了幼儿园,有次没睡午觉还影响其他小朋友,正想狠狠批评,一首“妈妈妈妈请坐下,请喝一杯茶,让我亲亲你吧,让我亲亲你吧,我的好妈妈”的儿歌随口唱出,她端来了小凳子让我坐下还不失时机地主动亲亲,原本坚硬的内心被奶声奶气的童声击溃,我开始用相机记录她的瞬间,拍下她逐渐变化的脸蛋跟身高,或者是专注玩耍、开心游戏的画面,在镜头的定格中她是那么地可爱、讨人喜欢。

  想想初中、高中的学习时间会越来越多,属于自由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从小学的每个暑假起,都会带着她去全国各地旅行,脚步从邻近的上海开始越走越远,厦门、北京、西安、洛阳、青岛、大连、贵州、青海、湖北…….跟团游是很累人的,每个行程安排紧凑,更多的时间还是在路上,走马观花一样看过一个景点会精疲力尽,但她会在甜美的睡梦后揉着眼睛配合早起。尽管每个夏天都很热,旅途也有诸多不便,但我还是愿意不辞辛劳陪着她出行到不同的城市,品不同的美食看不同的风景。在跟她的相处中也看到一个孩子旺盛的精力和澄清的世界,像万物一样茁壮结实。

  她的世界向来天真,她懂得回馈也不吝啬自己的温暖,亦不隐藏内心的委屈跟眼泪。她会严肃批评我排队时往前挤的行为不文明,也会指责我对于其他游客扔在地上的垃圾熟视无睹不主动捡起。成人经过世俗的熏陶、改变和融合,人性逐步退化逐渐变得麻木,减少了对世界的真诚和对生活的热爱,但在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中我获得了自我教育与蜕变,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独立起来的新生命给予宝贵的意义所在。

  今后的道路很漫长,对她所有深藏于内心的情感还是习惯流淌在文字,跟她单独一起行走的机会也少了,她将有自己的伴,放手才会让她遵从内心、无所畏惧地迎接将来。哪怕羽翼渐丰后离开,母女间最坚固的相互惦念会成为爱与被爱的深厚联结,而稳妥的目光只是远望着她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