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魏俊:他把花鸟放归于山林
分享到:

p3_b (2).jpg

一直以来,花鸟画都是画家们托物言志,借物抒情的媒介,也是画家的性情、修养以及表达笔墨语言的唯美情怀的体现。出生于1964年的魏俊自少年时便攻习中国传统花鸟画,婉转典雅而又不失洒脱清奇的艺术风格尤其出彩。


魏俊号寒石道人,是江苏省扬州市人,早年拜师于许慎、耿昌信,继拜“江南渔夫”陈忠南研学中国书画。现为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扬州市美术家协会理事、南昌理工学院客座教授、扬州市中国画学会副秘书长、扬卅市美协书画艺术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出版有《魏俊花鸟画集》,其作品《长征路上》获江苏省社区文化庆祝工农红军长征80周年金奖。


2000年,魏俊因工作调动来到象山,作为一个新象山人,他早已习惯了象山微咸的海风,腥鲜的海鲜,也把他所热爱的扬州花鸟画带到象山。花鸟画是中国画的一种,顾名思义,是以花、鸟、虫等为描绘对象的画,凡以花卉、花鸟、鱼虫等为描绘对象的画,称之为花鸟画。扬州花鸟画风格婉转细腻,浙江花鸟画风格则豪放自由,魏俊在业余时间悉心钻研,尝试着将两种截然相反的画派风格相互融合。在他的画笔下,寒雪中傲然挺立的腊梅花,雍容大气、大富大贵的牡丹,一派春意盎然的青翠天地,连那凌冽怪石都活了过来,生生添附了几分活气。这些花鸟鱼虫,在魏俊独特的构思方式下,自然的趣味和绘画趣味结合起来,好似归于山林般自由惬意,细腻豪放竟也相得益彰,让人眼前一亮。


在洋溢着淡淡墨香的画室中,魏俊回忆起了他的学画经历。魏俊的父亲在扬州漆器厂上班,幼时的他常趴在厂里工匠师傅们边上,看着他们用画笔熟练勾勒线条,设计图样。“小的时候也没想着自己以后要学习绘画,只觉得大师们几笔下来,图样完整细腻,煞是好看,十分崇拜他们。”魏俊说,12岁时,他在父亲的要求下先是学习了书法,14岁才开始学习绘画。


魏俊无疑是个专注认真的人,他先后从事服装图样设计及服装质检工作,在那些为生计奔波的日子里,仍每日勤练书法,钻研画技,对着鸟谱练习临摹,痴迷于笔墨之间。连偶尔出差,也是带着纸笔,一日不曾落下。21岁,年纪轻轻的魏俊就加入了扬州美术协会;26岁,加入江苏省美术协会;30岁时,他已在扬州小有名气,常应邀参加画展及聚会。


来象山的这些年,白天工作,晚上绘画,是魏俊日常生活中不变的主旋律,按他的话说,一日不曾绘画,总感觉心里不太踏实。每晚的7点至11点,是魏俊固定的绘画时间,上班路上偶然看见的花鸟鱼虫,或是拿手机拍照记录,或是全凭观察强记,总能成为他晚间笔下的“精灵”。魏俊的作品,常是寥寥数笔,勾勒花鸟主体,以色彩点出重点部分,再以大片晕染填充,他的花鸟画并不如一般花鸟画的精细工整,带了些随意洒脱的意味。“笔墨不可不古,色彩不可古。”他的画作尤其注重对花鸟精神、动态的表达,而不注重线条和色彩,下笔稳重,入墨三分。


去年4月份,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魏俊应邀于塔山社区开展花鸟画公益课,为有意向学习传统花鸟画的人们免费授课,每月授课8堂。今年因疫情影响,原计划于年后开课的公益课堂,延期至7月开课。免费教授大家绘画技艺,魏俊也怀有希冀,他希望学习花鸟画能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提高绘画鉴赏能力,倡导文明新风尚。在他看来,做人犹如绘画,需踏实坚持,如画笔一般正直,如墨色一般厚重。如今传统国画式微,这种免费授课的方式也能让更多人了解认识传统花鸟画,让更多人知道国画的美,为传统技艺和中华美学的传承和发扬打下基础。


因曾遭遇煤气爆炸导致烧伤,魏俊对施以援手的消防、医护人员始终心怀感激,他每年都为消防官兵和医护人员作画,并送至县消防指挥中心。疫情期间,魏俊还创作了画作《鲜花献给逆行的人们》,向抗疫一线的工作人员致以敬意。


记者 张瑶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