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开心果”弟弟
分享到:

定塘小学601班 任彤萱   指导老师 张露楠 


    在我五岁那年,我满心期盼的弟弟出生了!我第一次见到他,他睡得正香。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那可爱的模样:淡淡的弯月眉、樱桃般的小嘴,还有那时而会吐露的小舌头,整个人儿小小的,但又肉乎乎的。真是萌萌哒,我忍不住摸了一摸他。

    当弟弟刚学会走、学会跑的时候,他就很爱粘着我,就像我的跟屁虫。我去哪里,他就跟在我后面,形影不离。他也爱模仿我,我扮鬼脸、甩小辫,他也依葫芦画瓢照样,我常常被他认真可爱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

    弟弟可是个调皮又贪吃的小馋猫。每天放学回到家,他就像一只饥饿的小猫,到处找吃的。一包零食,他三下五除二就消灭完了。吃完了自己的,他就到我这儿找零食。“姐,我闻到了一股牛肉干的香味。”说完,弟弟笑着朝我眨了眨眼。奇了,这鼻子灵得就像机器狗了。好吧,看在他这几天乖乖做家务的份上,我就从柜子里拿出一包牛肉干,递给了弟弟。这时的他哦,眉开眼笑一脸谄媚,都合不拢嘴了,还不忘向我道谢。看着他那小馋猫的模样,我不禁一笑。

    弟弟虽是个小馋猫,但他也会记得我的零食最爱。每次,有人送他话梅糖,他总会默默留好给我。有时候,他还是我的“心情安慰糖”呢。

    五年级的一次数学测试,一向成绩稳定的我却考砸了。回到家后,我一直闷闷不乐,坐在书桌前发呆。弟弟一走进我的房间,感觉氛围异常,走到桌边看到了我的成绩。他转头恳切地说道:“姐,这有什么好难过的。你这样的成绩,我羡慕还来不及呢!而且,老师说了一次考差不算什么。哭,有什么用啊,查找出问题所在才是关键。爱哭鬼,给,吃颗糖!”弟弟变魔法似的,不知什么时候从裤袋里已掏出一根棒棒糖,递到了我的眼前。我停止了哭泣,看了一眼弟弟,接过棒棒糖,擦了擦眼泪说:“谁是爱哭鬼,看你的书去。”弟弟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挥了挥手走了。这时,我想了想,弟弟说的话有道理,我应该找出错题的原因而不是气馁。我边含着糖边自找错题原因,嘴里甜甜的,心里也甜甜的。

    我的弟弟真是调皮又懂事,惹人喜爱!他是我的开心果,我爱我的弟弟。

20212599.jpg

读者来信

编辑:

    您好!

    我是《今日象山》的长期读者,特别关注本土事物。特别是对动植物、生态坏境等方面的报道。“绿地”专版是我们象山草木群的朋友常看的,但感觉部分文章内容存在一些问题,如今天7版《茅洋五狮山行记》,说“我猜想是抗日战争时期的战斗机”,其实是一架解放军空军的早期喷气式歼击机。前不久有一文讲樟树的文章,说到秋天全部落叶,其实樟树在春夏交替时才一夜之间换装。今天比较高兴的是看到《木芙蓉》这篇文章,小作者及指导老师观察比较仔细,基本上说出了木芙蓉的变化特征。

    以上如有不妥,请批评!                                                                                           吴建平

                                                                                                                                    9月4日